欢迎访问丝路传媒网    联系邮箱:2028808127@qq.com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丝路传媒网今日头条

土地托管是这样写进中央文件的

2018-05-18 19:35:08   来源:丝路传媒网   浏览量:

作者:张宝贵
【核心提示】亲爱的读者朋友,您可曾知晓,被写入中央文件的土地托管是咱老陕的创造,是陕西新闻社科界的宣传研究成果。本文向您介绍土地托管写入中央文件的来龙去脉,给您叙述秦人“敢为人先,善于创造”的一个传奇。
 
         喜闻土地托管得到习近平总书记的肯定写进中央文件。我兴奋不已,禁不住将8年来宣传研究长安土地托管的经历付诸笔端,为三秦父老的创举喝彩,为深化农业改革呐喊。
       1995年,我报道研究的“长安‘股份田’”,提出了“转让农民土地使用权(即土地流转),实现农业规模经营”的思路。引发了全国土地入股、土地出租、土地置换、土地转让等多种形式的土地流转热。2008年底,土地入股被写入中央文件。党的十八大后,土地流转风靡全国。
        10年宣传研究“股份田”,我发现了一个值得警觉的问题:土地流转的趋势与我研究宣传“长安‘股份田’”的意愿相悖,“流转”的粮田九成以上流转到了非粮田和非农田,粮田面积急剧大量减少,长此以往,将会对国家粮食战略安全构成威胁。如何在推行土地流转实行农业规模经营中保障国家粮食战略安全,是我经常思虑的重点苦苦求索。
2008年秋,西安市长安区斗门镇中丰店村党支部书记薛拓找我咨询:他想组建公司对粮食生产实行土地托管。我激动不已:这是解决大包干后农业小生产经营方式与农业现代化趋势矛盾的创造,是实行粮食生产规模经营保障国家粮食战略安全的创举。我毛遂自荐同薛拓达成君子协议,当土地托管公司的义务宣传顾问,自选课题自费研究义务宣传土地托管。
         2009年6月,温家宝总理来到长安考察土地托管,赞扬“你们的土地托管服务很好”。
         温家宝总理考察肯定长安土地托管,坚定了我研究宣传长安土地托管的信心,开始构思《长安土地托管调查报告》,打算在9月初土地托管一周年时发表。
         好友陕西长建集团付合理总裁不赞成我“慢工出细活”。付总是长安民营企业家的领军人物,他情系家乡情系长安情系三农,多年来为社会公益慈善事业捐资1000多万元。我俩有幸结缘成友,经常交流探讨“三农”问题的症结和出路,他曾多次向区领导转送过我研究“长安股份田”和“长安土地托管”的材料,更是多年来持之以恒资助支持我搞“三农”研究。付总催促我趁热打铁,尽快写出调查报告出成果。我改变初衷,加快调研写作的进程,于6月底拿出《长安土地托管调查报告》初稿,听取良师益友长安区政协成德奇主席和好友陕西长建集团付合理总裁的意见后修改定稿。
        7月上旬,我将《长安土地托管调查报告》送给《陕西日报》姜冯俊副总编。姜总说“这是重大题材好稿子”,指点我将稿子送给专题部主任耿翔。我提出合写稿件发挥群体优势出好稿,同耿翔主任到长安调研采访,耿翔主任对稿件精心修改编辑。7月17日,《陕西日报》整版发表了我俩合写的《长安土地托管调查报告》,在全国开土地托管社科研究先河,独家首次系统总结了土地托管的经验,提出了推广土地托管的建议。提出了“托管公司提供综合配套农业社会化服务,实行科学种田规模经营,实现粮食增产、农民增收,保障国家粮食战略安全”的农业发展之路。
《长安土地托管调查报告》在全国引起了强烈反响,短短几天里,网上点击就达2万多次,数十家媒体争相转载。部、省、市、区领导多次考察肯定土地托管,部、省、市、区有关部门大力支持土地托管,省内外多家区县组团学习长安土地托管的经验。我同《陕西日报》农业部晁阳主任和《陕西农村报》张国政副主编商定追踪报道土地托管,累计发表了数十篇土地托管稿件。
        11月下旬,农业部赴陕调研组听取了薛拓土地托管发展情况和我研究土地托管成果的汇报,肯定“土地托管的‘长丰模式’是个创造,很有前途。”
        年底,在陕西省改革发展论坛上,经陕西柳青文学研究会常务副会长董颖夫推荐,省社科联学会处刘卫民处长定夺,我应邀做了《长安土地托管调查报告》的重点交流发言,调查报告被收入《2009陕西改革发展优秀论文集》。
         省社科联杨帆副主席和周敏书记对研究长安土地托管十分赞赏和支持。2000年夏,省社科联在长安区马王镇,召开了《长安土地托管研讨会》。
        2011年初,陕西省社科联将长安土地托管列入2011年陕西省重大社科研究选题。
         长安土地托管受到省委政策研究室领导的重视,先后派员到长安中丰店村调研。8月初,我同薛拓应约来到省委研究室,郑梦熊主任和董顺利处长告知我们:中央农村工作会议即将召开,省委政策研究室要向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陈锡文主任专题汇报长安土地托管,请你俩为专题汇报材料提供资料。
         9月初,在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召开的全国农村工作会议上,长安土地托管经验作了重点交流,引起了领导的重视和与会同志的共鸣。
         2012初,省社科联杨帆副主席推荐《长安土地托管调查报告》参评陕西社科奖。初评时被以“是调查报告不是论文”为由被筛出局。杨帆副主席拿出《2009陕西改革发展优秀论文集》提起复议,总算进入定评,定评时又因同样“理由”无缘社科奖。杨帆副主席无奈惋惜唏嘘不已。我对土地托管研究成果在她的家乡遭受冷遇感慨万千!
2013年2月底,中农委唐仁健副主任考察长安土地托管。省委政策研究室郑梦熊主任向唐仁健副主任介绍了薛拓和我。唐仁健副主任听取了薛拓和我的简要汇报,赞扬“土地托管增产增收效果好,简便易行,可以大面积推广”,鼓励我继续搞好土地托管研究。郑梦熊主任拉着薛拓和我同唐仁健副主任合影留念。
        从2008年秋到2013年初,我宣传研究土地托管前后多达6年,给中央、部、省、区10多位领导写信呼吁推广长安土地托管的经验。我深知社科成果只有变为政府决策,才能转化为社会生产力。土地托管只有进入中央决策,才能在农业现代化进程中发挥神奇魅力和作用。
        2013年6月6日,我给习近平总书记写信,提出《关于推广长安土地托管的建议》。
7月初,《农民日报》记者宋修伟奉命来到长安专程采访土地托管。我闻讯赶到晶海大酒店欢迎宋记者。上级部门一位领导见面就劈头盖脸给我一个下马威:“张宝贵,土地托管不就是土地流转,你搞什么文字游戏?”
       我搞社科研究被人误解遭人热潮冷讽习以为常。有次我托一位德高望重的老领导给有关领导送长安土地托管的研究材料。有关领导把材料推到一旁而言其他,老领导被人冷落十分扫兴。老领导说:“宝贵,人家退休了不是挣钱就是旅游休闲图快乐,你干这花钱费神讨人嫌的事干啥?我看你咋神神的?”
        老领导一席话让我苦不堪言。这些年我搞研究精力心血不上算,仅费用就花了上10万元,被人误解热潮冷讽是家常便饭,更有甚者被人告状冠以莫须有的罪名。我曾多次下决心“金盆洗手”。但我一想起搞“三农”研究回报乡亲回报恩师回报伯乐的初衷,又都打消顾虑鼓起勇气重操旧业。
           面对上级部门领导的训斥,我见怪不怪满脸赔笑说:“土地托管真的同土地流转不一样,您听我解释。”
“有啥好解释的,我不听!”上级部门哪位领导满脸铁青拂袖而去。
           宋修伟记者风尘仆仆从北京赶来专程采访长安土地托管,却被上级部门哪位领导冷水泼面一脸茫然,采访土地托管的激情荡然无存。我同宋记者四目相对十分尴尬,必须打破僵局促成记者采访揭开土地托管的“宝盒子”。
我同宋修伟记者彻夜长谈,谈土地托管产生发展的过程,谈我对土地托管的认识,谈土地托管对促进我国农业发展的意义,宋记者一言不发静心听我娓娓而谈。夜半时分,宋记者茫然的脸上泛起了笑容,惊喜地说:“张老师,我一定搞好这次采访!”
        宋修伟记者向我讲起他专程采访长安土地托管的来历:有关部门将我《关于推广长安土地托管的建议》呈送给中央领导,中央领导批示给了农业部韩长赋部长。
          宋修伟记者拿出6月28日农业部韩长赋部长在《关于推广长安土地托管的建议》上批示的复印件。韩长赋部长批示:“‘土地托管’确是一种好的形式,在‘七个不变’前提下,实现了‘七个提高’和‘四个降低’,又解决了规模经营和农民外出务工的种田问题,值得总结推广。长安区的做法,可请农民日报做一次重点采访报道。”
这就是宋记者专程采访长安土地托管的来龙去脉。
         我和土地托管的创造者薛拓陪同宋记者采访了两天,所到之处,干部群众对土地托管好评如潮,宋记者欣喜不已。宋记者临走时想同区领导或区农业局领导见面,却都因故未能如愿,宋记者无奈苦笑着摇摇头踏上了返程。
7月15日,《农民日报》在一版头条刊发了长篇通讯《长安土地托管探访记》。
《长安土地托管探访记》发表后引起轰动,全国省市媒体争相转载。宋修伟记者从北京给我打来电话:韩长赋部长在一次会议上赞扬了长安土地托管的报道。
          2013年12 月23 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农村工作会议上的讲话公开发表。习近平总书记在谈到“谁来种地”时说:“为了解决部分农民家庭因各种原因无人种地问题,不少地方农村采取了土地托管、代种代耕、以及‘土地银行’等措施,保证了地有人种,这些办法都值得推广。”
        2014年11月,中办、国办下发了《关于引导农村土地经营权有序流转发展农业适度规模经营的意见》。土地托管首次被写入文件。11月24日,《陕西农村报》发表消息《本报特约撰稿人张宝贵三项社科成果写进中央文件》。12月24日,《三秦都市报》发表专访《张宝贵:土地制度改革中的陕西记忆》。报道了“土地入股”、“土地托管”和“土地流转要促流管转”等社科成果写进中央文件的经过。
         2015年10月25日,陕西省委政策研究室农村处董顺利处长,在《陕西农村报》通联工作会议上作《农业发展的方向》报告时强调:新时期我国农业发展的方向,一是农业投资经营的主体,由农户向农户、集体、投资者、科技人员、企业自愿组成的股份制农业企业转变;二是农业生产经营的方式,由农户一家一户的小生产向土地托管为主要方式的规模经营转变。股份制农业和土地托管都是陕西创造,都是在座的张宝贵同志的研究成果。
        土地托管是三秦父老的创举,是陕西新闻社科界宣传研究的成果,是陕西对我国农业改革的贡献,是新时期发展农业新的生产经营方式,是引领农业改革的方向和旗帜。
              土地托管“股份田”,
              农业改革帅旗艳。
              三秦父老两创举,
               媲美安徽“大包干”。
 
 
作者简介
     张宝贵,1952年生于陕西省长安县王寺村。干过工农兵,大专文化。运用哲学思想采写新闻搞研究30多年,100多次获得中国新闻奖等全国、省、市新闻奖、社科奖。“农机跨区域作业”、“股份田”、“土地托管”等10多项社科成果写入中央文件。被破格提拔、转干、授予“西安市有突出贡献的专家”和评定记者、高级政工师职称。曾任长安县委宣传部副部长、《长安报》社社长、陕西省县市报协会主席、长安区政协秘书长。被评为西安市优秀新闻工作者、西安市外宣先进个人、陕西省报业管理先进个人。被陕西日报新闻培训班、西北大学、陕西师大新闻传媒学院聘为兼职讲师、教授,被陕西农村网聘为顾问、青年记者导师。专著有《田园报春花》、《领导与新闻谋略》,多篇稿件入选大学新闻教材。中央电视台、《解放军报》、《新闻出版报》等国内20多家媒体和日本放送电视网百余次报道。被誉为“新闻奇才”、“新闻获奖专业户”。 现为陕西改革发展研究会会员。责任编辑:彦波